每天都想换昵称好麻烦啊随便吧到字数上限了吗还没到吗快到了吧哈

冷cp爱好者
关注点永远氢气,萌点与大众偏差太多
滑头鬼之孙的晴明吹!晴明吹!晴明吹!!!【特别标注划重点】
尸系写手
挖坑的速度永远跟不上开脑洞的速度
同样也跟不上填坑的速度

奴良陆生的快乐成长日记

£不喜慎入不喜慎入不喜慎入!!!


£本文CP晴明X若菜,鲤伴X山吹,不喜及时点X





  3
  那并不是什么友好的第一次相处。
  大约在前大阴阳师眼中,年幼的奴良陆生毫无疑问被划分到了没用的区域,是死是活也无关紧要。
  但那是若菜的孩子。
  所以他好歹还能忍着且爱屋及乌地给误入地狱的男孩加层符咒护持。
  “乖乖跟着。”
  此间为地狱,众生消亡所归之处,生者进入此地并不是什么好事,即便有幸离开,灵魂已经被浸染,只会留下终其一生都无法摆脱的梦魇,死亡反而会成为他们的解脱。
  年幼的陆生并不知道这里是哪儿,他只是打开了据说是爷爷部下送来的礼物,下意识地念出了纸条上的字,顿时就像被丢进了洗衣机一样,天旋地转后就来到了这个不同于现世的世界,刺鼻的硫磺味几乎让人没有呼吸的余地。脚下一滑,眼看就要跌进赤色的熔岩里,幸好被人及时抓住衣服后领,距离那危险的红色越来越远,一转头,正好撞进一双金色的瞳孔。
  不知名的符咒入体,好歹呼吸没那么困难了,重新双脚着地的奴良陆生抽了抽鼻子,怯生生地打量着这由简单的红与黑所构成的世界,眼看那高大的白色身影要走,犹豫了一下,一抹眼泪,迈着小短腿跟了上去。
  他不知道这里是哪儿,不知道那个人是什么人,甚至不知道接下来还会有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在等着自己,但他知道,自己得活着。只有活着,他才有可能再见到爷爷妈妈还有大宅里的大家。
  安倍晴明的速度并不快,勉强维持在一个能让陆生不会跟丢的状态,沿途恶鬼嘶吼,却无一敢越雷池一步。
  逐渐习惯了沿途所见的诡谲景象,男孩勉强平复下内心的不安,趁着晴明停下,忙一路小跑,鼓足勇气,忐忑地开口问道:“请问,这里是哪里?”
  “嘿嘿嘿嘿,居然是活人——”突然插进来的声音嘶哑,像旷野的风穿过乱石,让人无端心生一股寒意。陆生下意识地躲到男人身后,探出头来小心翼翼地看向来者。
  来者身形庞大,全身却都被黑色的不知名物质替代,无法看清,唯有那一只右眼,散发着不详的猩红光芒,毫不掩饰地直勾勾盯着陆生。
  陆生听见男人冷哼一声,那灼热的视线不甘心地收敛了一些,但时不时还是会落在陆生身上,其中的恶意几乎要溢出来了。
  “你有什么事吗,山本。”
  被称作“山本”的男人微微欠身,以示敬意,暂时放过男孩,嘶哑的声音因为某些原因透露着兴奋:“晴明大人,是否还记得我上次向您提起的计划?”
  安倍晴明不着痕迹地扫了眼正紧紧抓着自己袖袍的男孩子,点点头:“是有这么回事。”
  “哈哈哈哈,那个计划已经成功了!该死的奴良组的继承人已经被扔进地狱,现世将再无人能妨碍到我们!”
  然而安倍晴明的反应却远超出了山本的预料,只是问:“所以。”
  并没有听闻仇敌之子落入绝境后应有的快意,甚至连些微的喜悦之意都不曾流露,鎏金色双眸冷淡一如平常,像兜头浇下的一盆冷水,让山本不由得重新收敛心神,因计划成功而带来的狂喜也淡了几分。
  “所以,还请晴明大人相助,在地狱中找寻奴良陆生的下落,确保斩草除根!”
  
 ……
 ……
  
  4
  滑瓢倚靠着身后的樱花树干,一只腿随意地晃悠着,看着树下挥刀练习的男孩。
  白皙的脸庞因为长时间的练习微微泛红,即使很累却也不肯放下手中的刀去休息,他的年纪还不算大,纳豆小僧和河童首无他们在一边看的无比纠结心疼,看起来想让陆生休息的心依旧不死,只是经历了之前被陆生态度强硬的拒绝后,只能这样看着。
  啊,三代目这样上进虽然是好事,但他们也还是好心疼啊嘤嘤嘤二代目您为何去的那么早~~~
  滑瓢清楚自己孙子的个性,继承自他母亲的温柔和善良让这个孩子一度因为妖怪的“恶行”而放弃继承三代目之位,但在经历那次遇险之后,他却变了。
  虽然依旧善良温柔,但却不再逃避成为奴良组的三代目,反而主动开始接触武力,甚至会向他曾经颇为忌惮的牛鬼讨教,在做好人类奴良陆生的同时,也在为妖怪奴良陆生的绽放积蓄力量。
  滑瓢调查过,带走陆生的术式极为珍贵,近代以来极少出现,可以肯定这是针对奴良组继承人的阴谋,而他们却对幕后黑手一无所知,甚至最后连陆生是怎么回来的都不知道。
  在大宅素来受妖怪们喜爱的陆生,第一次当着众人的面,抱着若菜哭得稀里哗啦,几乎哭碎了一众人的心。无论谁问,男孩绝口不提自己遭遇了什么,却在第二天一早,敲响了奴良滑瓢的房门。
  原谅老人家第一反应是怀疑自己孙子是不是别人假扮的。
  陆生小朋友当即涨红了脸,打开探向自己额头的手,“爷爷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以前就只会逃避成为三代目的责任吗?”
  爷孙俩相对无言,滑瓢难得敛了平时的不着调,揉了揉孙子棕色的头发:“陆生,不用那么逼自己的。”
  你还是个孩子。
  “爷爷,我都知道,我都知道。”
  滑瓢叹了口气,然后一拍陆生脑门,一扫刚才的温情,“臭小子,明天开始,可不要坚持不住逃跑啊!”
  “我才不会!爷爷你等着瞧好了!”
  九岁时,陆生亲眼看着滑瓢处决了组里的叛徒,利刃切开皮肉,有血溅在陆生脸上,男孩子神情恍惚了一下,复又重新变得坚定。偷偷关注他的滑瓢不觉松了口气。
  “爷爷,不要告诉妈妈。”
  小小的男子汉这样说。
  
 ……
  
  “陆生这孩子啊。”
  若菜无奈地叹了口气,坐在她身边的男人微一挑眉,鎏金色双眸映着逐渐成长的少年的身影,不咸不淡地评价道:“还算不错。”
  若菜抿唇一笑,倒让安倍有些疑惑了:“笑什么?”
  “因为难得啊,听到你愿意用‘不错’来评价陆生。”双手覆上男人宽大袖袍下的手,冰冷的触感又一次提醒着他们生死相隔的事实,“吉平那时若是听你一句‘不错’,能高兴一天。”
  她的丈夫一直都很严格。
  安倍晴明不动声色地回握住她的手,“我会回去的。”
  “嗯,我等着。”
  “我会让吉平去奴良组提亲。”
  “嗯,我等着。”
  梦醒了,入眼是熟悉的陈设,若菜发了会儿呆,想起水镜里陆生稚嫩的小脸,不由得笑出了声,起身准备去厨房帮忙。
  哎呀呀,和爷爷“旅游”回来,那孩子一定有好多话要说,真是期待啊。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