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想换昵称好麻烦啊随便吧到字数上限了吗还没到吗快到了吧哈

冷cp爱好者
关注点永远氢气,萌点与大众偏差太多
滑头鬼之孙的晴明吹!晴明吹!晴明吹!!!【特别标注划重点】
尸系写手
挖坑的速度永远跟不上开脑洞的速度
同样也跟不上填坑的速度

千年*1

※目测千年大概就是这样一个背景下零零散散的同人集合了
※皇叔现身说法什么叫作不能和社会脱轨太久,文能安天下武能定乾坤的倒数第二代羽皇陛下他终于成了一只进击的废柴大家不要打死我(〜 ̄▽ ̄)〜

※裴宝玉乱入:这个叔叔我曾经见过!【奏凯】

Are you really?
Go!

天气好的时候,裴钰会推着轮椅带风刃去外面走走。
刚刚毕业进入社会的大学生阴差阳错被南羽集团最高领导人看中,这对裴钰来说无疑是天上掉馅饼的事。而风天逸交给他的工作也并不是很难,只是照顾他患病的叔叔。
年纪轻轻便纵横四方的风总站在树荫下,看着不远处怀中抱着黑猫,坐在轮椅上的男子,笑得温柔,本就生的好看的脸这下更让人移不开眼。
只是对裴钰来说,那脸色苍白的男子更有吸引力些。
那必须的还是我家王爷更好看(。・ω・。)ノ♡
等等?王爷?
裴钰一脸懵逼。
shenmogui?
总的来说老板的叔叔还是很好伺候的,除了本人身体状况不是很好——虽然裴钰觉得用身残志坚来形容会更合适然而他还不想被风总和谐——更重要的是哪怕不是因为风总,仅仅只是面对叔叔他就自动调整到了最佳状态,务必让叔叔过的舒心。
玛勒个基劳资照顾自己亲爹都没这么用心过!
裴钰如是说。
当然这样的话是不能被他一把年纪了还能撂倒四五六个小年轻的爹听到的。
and,裴钰估摸着交流方面恐怕也是风天逸选中他的主要原因了。
头两个月风刃受损的声带还没恢复,后来勉强能发出声音,开口第一句就把裴钰镇住了。
我了个擦这一口标准的羽族语在这个通用语快要取代所有语种的世界里是多么地高大上多么地清新脱俗又是多么地让人高山仰止敬而远之!
裴钰由衷地感谢他从小拎着鞭子逼着他解除羽族语言文字的父亲大人,感谢父亲大人如此热爱这个族群。
有的时候多精通几门语言还是很有必要的。
就算风刃有些字音并不是很标准甚至完全迥异。
风刃的复健过程很顺利,再有半年估摸着就能像个正常人了,裴钰在拿了护理的工资后又拿了家教的工资,负责风刃对通用语言文字的学习。
千年前的群星坠落让曾经繁华的九州满目疮痍,灾难过后,种族之间不合时宜的隔阂在不断的融合中消弥。
人族的创造性,羽人的空中优势和工匠技术【一群脆皮堪比法师工匠技术不给力修房都是问题】,鲛人对于水的掌控,夸父优质的劳动力………
在足以灭族的灾难面前也不得不抱成一团,共渡难关。
后来当局势逐渐稳定,吃饱了又有力气撕的时候,距离他们势同水火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从小生死与共的年轻人们没有经历过祖辈的仇恨,他们身边的人是同袍战友,想撕也撕不起来。
所以那就干脆不撕了。
澜州羽族的【历史】和【技术】相对其他族保存地较为完整。
双帝执政时期是澜州羽族最为鼎盛的时期,如果继续发展下去,灭了霜城一统澜州也不是难题。那场天灾改变了太多,昭帝连同帝都沉入地底自此不见天日,景帝带着遗民求生,后来在新生的孩子们在新生的时代雀跃之时默默离去,有人曾在南羽都旧址见过他,寂寥的身影是他留给众人最后的印象,从此了无音信。
咳咳,扯远了,话题拉回来。
讲道理,其实有时候裴钰真的对风刃充满好奇,按道理来讲他作为风天逸唯一亲人的叔叔,对这个侄子就算再不感冒也不会想这么………冷淡吧?更何况在风刃之前谁还听说过南羽集团老板居然还有亲人的?
“因为叔叔失忆了啊。”
风天逸小心翼翼地替他叔叔梳理那一头长发,神情专注仿佛那就是他全部的世界。
“叔叔不记得了也没关系,只要我还记得,只要叔叔还在我身边,完好无损的,那不就好了。”
裴钰想吐槽他就风刃现在那身体状况还完好无损但想想挺破坏气氛的就还是算了。
更何况谁失忆能失到你叔这样像是直接从古代走出来的一样啊( ⁼̴̤̆ ㉨⁼̴̤̆  )
裴钰是个聪明的孩子,所以不该有的好奇心他不会放任。
风天逸替他叔叔找了最好的疗养院,环境好,医护人员素质过硬,设备齐全先进,最重要的是足够清净。
可能是为了不要有人来打扰他叔叔。
但他还是低估了某些人。
裴钰不只一次见过那个穿着黑色大衣,习惯性地手插在衣袋里的高大男人。
风刃的房间在,他们日常散步的花园树林,甚至有一次裴钰和他在风刃的主治医生办公室外擦肩而过。
男人停了一下,似乎是对裴钰的出现有些惊讶,然后又恢复了之前的平淡模样。
“是你啊。”
“啊?”
男人像是想起了什么,嗤笑一声,咧了咧嘴。
“也难怪那小儿能放心了。”
裴钰:麻麻这里有个自说自话的斯托卡!
所以如果他没有理解错误的话,斯托卡先生是风先生的,老朋友?
斯托卡先生保持在一个微妙的距离来面对自己的“老朋友”,我行我素的男人在风刃房间外抽着烟,也没人来拦他,明明只是隔着一扇门,却从未见他敲响过;
一楼的窗台上总是会出现一盆兰花或是别的什么有趣的玩意儿,裴钰曾经还见过对方拿了把qiang放在那儿,纠结半天后还是老老实实地给了风刃,学习速度堪比外挂的风刃当场就来了个“解剖手术”,对照着那个大书架上的资料,发现居然还挺适合他现在这种“身娇体弱有时候一阵风都能吹倒端杯水有时候都力不从心”的人使用防身,风刃挑眉,没说什么;
在花园散步偶一回头,就能看见那个懒散地倚在大树上的身影,裴钰眼角跳了跳,默默移开了目光………
又是一天,他推着风刃离开房间,风刃鼻子动了动,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
“今天没有那股烟味了………”
声线如往常一般平淡,可裴钰偏偏就听出一股子失落来。
风刃有一定程度的洁癖,烟味之类的本该是他不会喜欢甚至厌恶的味道。
下次再见到那位斯托卡先生时,裴钰没有忍住。
“先生现在还没有午睡。”
“我当然知道。”
“所以如果您真的很关心他,您可以进去看看他,先生也会很高兴能见到您。毕竟……您可能是先生唯一的朋友!”
风刃的交际圈太过于干净了,就算背后有他那希望他好好休养的侄儿运作,也不该没有一个旧识出现,哪怕是相关的只言片语都不曾出现过,就好像他从未在这个世界存在过。
风刃一下一下抚摸着怀里的黑猫,阖着眼像是假寐,但裴钰知道他是在不安。
没有原因的,他就是知道。
斯托卡先生冷哼一声,像是自嘲一样:“他又怎么会希望见到我?”
谈话到这里就崩了,男人继续有一搭没一搭地抽着烟,算着时间离开。
风刃在裴钰去找医生时,伴着午后的微风里睡着了。
不一会儿,感觉到有大衣盖在了他的身上,于是他睁开了眼,抓住那个人推着轮椅的手,眉梢眼角都带着一股子雪凛曾经很熟悉的得意来。
“我抓到你了。”
雪凛沉默了半天,才开口:“放手。”
“不放。”
“再不放手我就动手了!”
“你敢。”
玛勒个基劳资不发威真当我不敢啊!
雪凛烦躁地抓了抓头发。
事实上他TM的还真就是不敢了!
谁叫那个人是风刃呢?

评论(22)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