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想换昵称好麻烦啊随便吧到字数上限了吗还没到吗快到了吧哈

冷cp爱好者
关注点永远氢气,萌点与大众偏差太多
滑头鬼之孙的晴明吹!晴明吹!晴明吹!!!【特别标注划重点】
尸系写手
挖坑的速度永远跟不上开脑洞的速度
同样也跟不上填坑的速度

传说中的没头没尾

可能他再也找不到像风刃这样的人了。
南羽面无表情地站在王座旁,看新帝加冕,众臣拜服。
这是个足够幸运的孩子,风刃在临走前替他安排好了一切。
已经看过无数次的仪式,南羽从心底里生出一股厌烦来——如果他真的有心的话。
南羽会一直存在,只要羽族还在,南羽都还在。
他看过日起月落,一代又一代羽皇的继位。他总是高高在上地对他们进行点评,等他发现自己的新嗜好时,他已经习惯把那个名字挂在嘴边。
夜深人静时,他想起了很多事。
想他第一次看到的那个哭唧唧的奶包子;
想那个人抱着琴和提着剑的将军公子在南羽都的大小街道上游荡玩闹;
想那个人第一次面对那个幼仔时的手足无措;
想那个人手把手地教他那个跟班剑术;
先皇的冥空葬礼是摄政王主持的。
“你看你走了那么久,可到最后还不是要回来?”
那个人寡着脸,没说话。
眼角明显哭过的微红被南羽看在眼里,南羽也不想说话了。
南羽喜欢风刃,可他到底喜欢的是【真正】的皇帝还是风刃恐怕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他喜欢生杀予夺随心所欲的风刃,但那也只是看上去像是“随心所欲”的风刃。
在第一次诛杀某个贵族全族的那个晚上,下了很大的雨,摄政王在祠堂跪了一夜,羽宫外的血也流了一夜,南羽靠在柱子上看了他一夜。
风刃有情,甚至曾经的小王爷还有点多情,但南羽知道,那天晚上以后,就一切都回不去了。
帝王寡情,可想想风刃有朝一日真的成了他理想型的帝王,他好像也不是那么开心了。
将军的血染红了殿前石阶,血亲的白发迷蒙了皇帝的视线,侍卫长带血的残剑还摆放在案前。
南羽从背后蒙住了风刃的眼。
从此以后,他就只有他了。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