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想换昵称好麻烦啊随便吧到字数上限了吗还没到吗快到了吧哈

冷cp爱好者
关注点永远氢气,萌点与大众偏差太多
滑头鬼之孙的晴明吹!晴明吹!晴明吹!!!【特别标注划重点】
尸系写手
挖坑的速度永远跟不上开脑洞的速度
同样也跟不上填坑的速度

【反派组】何以解忧

  &迟到的中秋贺文,主反派组

       &私设遍地走,OOC多如狗,不适请及时点❌


  

  墨邪讨厌黯不是没理由的,不止因为对方区区野猫的出身而产生的自然而然的厌恶,还有对方不喜欢按常理出牌的套路。

  初到阴霾山谷,墨邪一度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只是死在这区区野猫手下,到底是心有不甘。山谷里的混沌意味不明地呵呵两声,他竟然也就这么活到了现在。

  “我突然觉得,你这么偏执的猫,让你活着似乎也挺有意思的。”

  墨邪觉得黯果然十分歹毒,让他不得不按捺下性子和一群野猫呼吸同一片空气,还什么都做不了,比杀了他还痛苦。

  但没有人会想要死,墨邪也一样。

  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如他那傻不愣登的妹夫,纵然真相大白洗脱了污名,他也已经回不来了。只有活着,才能等到翻盘的机会。

  阴霾山谷内部布置奇特,踏错一步可能就是南辕北辙,随处可见能穿越短暂空间的“门”,仔细看看,和念宗的“虚空操纵”颇有些相似之处,墨邪初来乍到,曾在杂物间被困了两个时辰才被发现。

  当然,这其中也少不了有人从中作梗。

  欢欢从墨邪来的第一天就明确表示了不喜欢他的意思。

  应该说欢欢不喜欢任何隶属十二宗的京剧猫,判宗效忠于黯跑前跑后劳心劳力也没见在她那儿有多高的好感度。小孩子的观感最为直白,说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初见时那杯毒茶简直令猫心惊,尤其周围的猫也都一副习以为常的模样,毒茶要入口时还是无情宗主一张令牌及时制止,才没让墨邪第一天就直接GG。

  “黯大人有令,需留墨邪一命。”

  冷面判官喝着刑天倒的茶,眼皮半阖,神在在地开口。

  欢欢冷哼一声,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嘟囔几句“真不好玩儿”之类的话,拽着刑天的尾巴就要出去。

  “这孩子,黯大人宠得太过顽皮了,墨大人不要介意啊。”

  墨邪嘴上说着“只是小孩子”的客套话,内心默默翻了个白眼,心说她顽皮难道你也顽皮?眼看着我要喝了也什么都不说。

  墨邪听说过灵钻的大名,据说这轮椅上的老猫当年也是手宗的大人物,后来却突然销声匿迹,不曾想,竟是做了黯的爪牙。

  自甘堕落。

  他也不喜欢欢欢,年纪轻轻却已学会不将人命当回事,果然是黯教出来的“好孩子”,如何能比得上他的阿紫?

  思及阿紫,即便是墨邪也难得心中一颤。

  那孩子是他一手养大的,他看着她从稚嫩幼童出落得亭亭玉立,因着水无相的缘故性子越发喜怒无常,可看向他时眼中的孺慕之情却从来没有变过。但终是他负了阿紫的满腔信赖,墨邪不敢去想若是那一日出现在他面前的不是青儿、那痛的几乎麻木的一拳不是出自青儿之手,而是真正的阿紫……

  不,墨邪摇了摇头,不会是阿紫,他的阿紫即使再生气,也不会对从小爱护着她的舅父动手。

  他的阿紫就是这样一个傻孩子。

  这是墨邪第一次在身宗以外的地方过中秋,相比往年,今年的中秋可冷清多了。

  阴霾山谷里没多少人,但该有的一个也没少,即便是常年宅在工作间的灵大师也驱使着轮椅出来逛逛,连黯都投影下来——没抱猫的那种。

  欢欢最近喜欢往判宗四人组那边凑,用小猫自己的话说,他们比十二宗的那些“木头”有意思得多了,据说判宗今年的月饼欢欢也有出力,刑天憨厚地抓抓后脑勺,几句夸奖乐的欢欢尾巴都快翘上天去了。

  墨邪凑热闹尝了一口,出人意料居然还能吃。

  黯、无情、墨邪坐一起剥桔子吃,黄澄澄的橘子,饱满多汁,墨邪注意力刚从外面的鸡飞狗跳回来,就见黯面色平常递了一半橘子给无情。

  难以想象墨邪当时的脑内风暴有多狂暴。

  无情发现墨邪懵逼的眼神,歪头想了想,又掰了一半橘子给墨邪,。

  墨邪想说不我不是想要(黯给)你的橘子你不要想太多,但在无情诚恳无比的注视下墨邪发现自己居然开不了这个口。

  然后嘴里爆开的酸涩几乎让墨邪变了脸色。

  无情你变了,阴霾山谷最后的良心也终于堕落了。

  还有黯你这是什么毛病酸橘子还分?!!

  明明酸成这样你们为什么还能这样面不改色?我们三个到底谁才是戏精学院毕业的???

  晚饭后按照惯例要去放灯,小花灯是阴霾山谷的猫自己做的,他们大多已经没什么需要交由上天来实现的愿望了,来放灯也只是习惯使然。

  连灵钻都去凑了回热闹,幻夜放下灯后就出了神,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灯上点着红烛,顺着潺潺流水,漂向未知的地方,如同他们看不清走向的未来。
  
  “你怎么还在这儿?”

  墨邪:我不该在这儿吗?

  大概是他表情太过明显,黯转过头继续看流水,声线一如往常听不出什么情绪:“我以为你也会去放灯。”

  墨邪不语。

  黯没再说什么,仿佛刚才只是他随口一提,他叫了无情宗主一声,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了那片混沌,徒留墨邪一人。

  不远处溪边隐约还可以听见小猫嘻嘻哈哈的打闹声或是判宗那两位判官斗嘴的声音,另一边是黯和无情渐行渐远的背影,墨邪垂下头,隐在袖中的手握紧,又送开。

  橘子还剩了不少,黯随手拿过一个,却只是抛着玩儿,无情眼观鼻鼻观心,还在想待会儿要不要再让刑天去弄点儿宵夜。

  “为什么我每次挑到的,都是最酸的那一个呢。”

  黯皱着眉头,“啧”了一声,将橘子扔回果盘里。

  这大概是您的特殊技能吧。

  无情宗主默默吐槽。

  和黯一起吃了那么多年酸橘子,他也很无奈啊。

  不过好在,他总是能挑到最甜的那个。

  无情叹了口气,从果盘里拿了橘子,掰一半递给尾巴甩来甩去明显不高兴的上司。

  “吃吗?”

  三判官那天晚上没有等到他们宗主就回去宗宫了,烛龙句芒感觉自己心痛到难以呼吸:大人出去吃宵夜竟然不带上我们!

  刑天眨眨眼,仰头看着山谷上方的混沌,心中有些疑惑:黯大人是什么时候回去上面的,有人知道吗?

       山谷上方混沌翻涌,什么也看不清。

  这一晚月色很好,夜市很热闹。

  而顺着溪流起伏、摇摇晃晃逐渐远去的小灯,显得格外孤独。

评论(10)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