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想换昵称好麻烦啊随便吧到字数上限了吗还没到吗快到了吧哈

冷cp爱好者
关注点永远氢气,萌点与大众偏差太多
滑头鬼之孙的晴明吹!晴明吹!晴明吹!!!【特别标注划重点】
尸系写手
挖坑的速度永远跟不上开脑洞的速度
同样也跟不上填坑的速度

多年之后

☞大概就是结局后的明圭,虽然本章看起来并不是很明显

☞薛定谔的后续

☞不喜慎入

万圣阁终于还是败了。
  或许是人心向背,或许是天命难违,但终究大厦倾颓,无可挽回。
  
  
  
  1、遇故人
  时隔三年后,仍有说书人绘声绘色地向茶客们讲述楼兰古城一战。失踪的万圣阁少阁主突然复出,力抗众雄,最后却被自己一心想护的人彻底覆了局,伤了身,最后落了个命陨黄沙旧城的下场。
  “呸!这万圣阁妖人,忒不识好人心,少侠屡屡出言相劝,他倒好,全当没听见,落得如此下场,也是活该!”
  “可叹他一心护他那义父,最后那一剑却正是出自那人之手,这可恨之人,也有可怜之处。”
  “呵,这等助纣为虐的妖人,死了倒干净!”
  “要我说,那万圣阁阁主倒也真下得去手,恁得心狠手辣!”
  “谁说不是呢……”
  “……”
  “……”
  茶馆老板娘在一旁听着他们的话题一路从万圣阁妖人又讲到金陵花魁,再到三生树下论姻缘挂花笺,懒散地打了个哈欠。
  她应是长得极为好看的,只是左边面颊之上从眼角蜿蜒而下狰狞的伤疤却将原来的千种娇媚万般风情生生撕碎。有茶客失言提及此,她也浑不在意,从小二手中提过茶壶,为人续了茶水,笑骂道:“若是早几年,您这样的,可该被奴家记恨死了。”
  天色逐渐沉了下来,茶馆送走了最后一位客人,老板娘吩咐小伙计准备打烊,却又有两人踏入店门。
  老板娘微一挑眉,哟,其中一位还是熟人呢。
  让小伙计先回家去,自己亲自沏了茶,为人斟上,如今光景,也懒得作出往日姿态,随意坐到一旁的小凳上,连面上的东西都懒得维持了。
  “多日不见,少阁主可还安好?”
  仍是黑衣银发,只少去旧日遮面的半边面具与周身戾气,恰似江南水乡里养出的温润郎君,正是昔日的万圣阁少主、江湖盛传殒命楼兰的方思明。
  青年表情冷淡,一如往昔:“不劳你费心。倒是你,昔日的绝世妖姬居然甘愿在这儿偏远小镇开茶馆。”
  “哼,奴家的脸都毁了,可担不起这绝世妖姬的名头了~”老板娘——林清辉并不想在此事上多费口舌,转而将注意力放在了与方思明同行的人身上,“这位先生可是生面孔啊,少阁主,不替奴家介绍介绍吗?”
  绝世妖姬,天生媚骨,平时与人交谈便是不自觉的轻佻放荡,即使林清辉已尽量收敛,但此时说出这话时,眉梢眼角仍带着几分调戏意味。
  方思明肉眼可见地黑了脸,正欲开口,却被同伴一个眼神拦下。那人相貌生的极好,只是鬓角已染了霜雪色,眼下更添了岁月纹。若早几年遇见,也会是林清辉欣赏的那一款。
  “我们之间,还用思明介绍么?”
  确实是不用了。
  林清辉敛了笑容,“阁主。”
  传言里同样死在楼兰的万圣阁阁主。
  林清辉:传言果然都是用来骗那些刚进江湖的小崽子的!
  于林清辉而言,现在的生活她很喜欢,但如果眼前的这个男人想,这一切都必将不复存在。
  “不知阁主此来,有何吩咐?”
  朱文圭摩挲着茶杯,冷笑一声,“好一个有何吩咐,如今我有吩咐,你难不成还会继续听从不成。”
  自然是不会,林清辉不是方思明,她可没方思明那么高的觉悟。
  今日之事,怕是不能善了了。
  林清辉叹了口气,若不到最后,她也不愿动手。
  一个方思明便足以让她手忙脚乱,更遑论再添一个朱文圭在旁。
  #药丸#
  这月的工钱怕是发不下去了。
  ……
  ……
  小杜还是放心不下老板娘,中途又折返回茶馆。
  那两位客人已经走了,老板娘坐在桌旁,表情复杂得让小杜这个从小连镇子都没出过的小青年完全看不懂。
  “老板?”
  一声轻呼,唤回了林清辉不知飘到哪里去的意识,她仿佛刚刚梦醒,“小杜?”
  “老板?您没事吧?要不您先去歇歇,剩下的我来就好了。”
  “不,我没事。”林清辉揉了揉额角,深呼了一口气,她便又是茶馆里美目盼兮的老板娘了。小伙计的关心让她神色逐渐和缓下来,清楚对方不放心自己才特意折返回来看看的想法,心头微暖,愉快地决定小年轻的工钱再加一成。
  这才该是朝气蓬勃的小年轻啊!
  #一点也不好玩的方思明你退群吧!#
  “老板?刚才那两位客人您认识吗?”
  “……不认识。”
  “唉?”
  “……两个死断袖而已,想想都觉得浪费时间。”
  “老板你怎么……”知道他们是断袖的……
  “闭嘴!再多嘴就扣工钱。”
  “……哦QAQ”

评论(8)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