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想换昵称好麻烦啊随便吧到字数上限了吗还没到吗快到了吧哈

冷cp爱好者
关注点永远氢气,萌点与大众偏差太多
滑头鬼之孙的晴明吹!晴明吹!晴明吹!!!【特别标注划重点】
尸系写手
挖坑的速度永远跟不上开脑洞的速度
同样也跟不上填坑的速度

奴良陆生的快乐成长日记

&RT,本文的小陆生大概不会经历千年魔京

&本文可以另起名“妈妈帮你推boss”(被“推”的boss:……)

&CP晴若,晴明X若菜,邪教中的邪教,鲤伴和山吹he

&不喜点X,及时退出






1
今天是奴良陆生国中生活的第一天。
清晨,告别了爸爸和爷爷,从妈妈手中接过准备好的书包,谢绝了义兄要送自己的好意,拐过几条街,到车站和之前就约好一起去学校的清继同学他们会和,又在学校门口遇到了小学时同班的家长同学。
像普通国中生一样度过了一个平静的,普通的早上。
像妈妈说的,这才该是作为一个正值年少的十三岁少年该过的生活。
午饭和清继他们约好了去天台吃。
清继、岛、家长到了国中依旧和陆生一个班,当初因为清继一时兴起建立的妖怪研究社团中另两位去了隔壁班的同学在课间和家长同学依旧形影不离。
可惜冰丽这两天有事,请了假,没有和陆生一起来学校。
除了他们,还有……
“嗨,嗨,陆生君,见到我不高兴吗?”看上去与陆生年岁相仿的少年歪头看他,笑眯眯地又往嘴里塞了块糖。
陆生:“……没有。”
安倍有行,看上去只有十几岁,但就陆生知道的,这家伙可是活了好几百年了,比他父亲还要年长,现在就住在他家隔壁的大宅。
以及,他现在的身份是陆生的同班同学。
刚刚还为陆生送来了他离开家时忘记带上的便当盒。
虽然和这家伙已经相处了好几年了,但因为其某些恶趣味,陆生对于这个“朋友”感情总是格外复杂。
更重要的是!有安倍有行在,他的国中生活可能距离他设想中的平静要有所偏差了!不!是一定!!
“你来学校上学的事,安倍先生知道吗?”
安倍有行叹了口气,单手撑着下巴,说:“陆生君,我早就告别事事需要向家长报备的年纪了。”如果真的就连这些小事都要向安倍晴明汇报,恐怕后者会比他还要不耐烦。


2
清十字清继大概做梦也不会想到,他去过不止一次的奴良陆生家,不仅有他做梦都想见到的真正的妖怪,隔壁那座大宅里还住着阴阳师。
真正通晓阴阳可行驱魔伏鬼之责的阴阳师。
家主正是平安京时代乃至现代都赫赫有名的大阴阳师安倍晴明。
——当然了,他现在看上去也不像是个亚裔男子了。
若菜午睡醒来,推开门,像很多年前一样,在午后的廊下找到了她现在的丈夫。
白色的风衣外套披在身上,靠着廊柱,男子就这样在和煦的阳光下睡着了,如水的金色长发被小巧的蝴蝶结束成低马尾,乖巧地落在身后。
那是安倍晴明。
是安倍若菜在人世相伴,让她黄泉等候了百年的人。
奴良组的二代目奴良鲤伴,那失去了挚爱的妖怪在偶然的情况下邂逅了天生便不惧怕妖怪的女孩,相识后笑着调侃道像她这样大胆子的女孩真少见。若菜抱着鸦天狗家刚出生的小崽子,看着庭院里盛开的樱花,恍惚间好像看见黑发的作阴阳师打扮的男子俯下身,在同样有樱花盛开的庭院里,用扇骨轻轻敲了敲小妖怪的脑袋,让他们小心藏着些,不要吓到夫人。
奴良鲤伴死后,奴良若菜和奴良组一起抚养年幼的奴良陆生,虽然有时候笨手笨脚反而帮了倒忙让小妖怪们有些抱怨,但他们的确都是家人。
奴良滑瓢月下独酌,抱怨着某个臭小子将这一大摊子事全丢给他这个老头子,叹了口气,看儿媳的眼神日益向看女儿靠近。
他那个混蛋儿子,真是耽误了这女孩了。
如花的年纪却带着孩子守了寡,简直造孽!
奴良滑瓢叼着烟斗,倚靠在樱花树上,看儿媳细心地喂孙子吃点心,毛娼妓在一旁掩唇笑着和首无说着什么,老人家拿烟斗随手在樱花树树干上一磕。
儿孙自有儿孙福吧,若是若菜将来想要改嫁,他这个公公就该自动变成为儿媳撑腰的娘家人了。若是不想,有奴良组在一天,也会让她生活无忧。
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几年后,一排白风衣黑风衣来奴良组提亲的时候,奴良滑瓢惆怅地仰天叹气,然后叫那几个能维持住人形的干部出来赶人。
——想娶他们若菜居然不自己亲自来提亲?
然后妖怪和暴露了身份的阴阳师面面相觑。
妖怪们在想阴阳师是不是要搞事情想挟持他们二代目的夫人未来的三代目的母亲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阴阳师们在想现在是不是应该冲进奴良家大宅干净利落地抢了人就走。
正在僵持大眼瞪小眼着,外出买菜的若菜和陆生以及跟在他们身边身着白色风衣的黑发男人回来了。
一场战事在即将爆发时消弭于无形。
两方重新坐下来好好谈。
一波太极打完后,奴良滑瓢坚持让想娶若菜的人亲自来提亲。
安倍先生和若菜不约而同露出了古怪的神情,表示这件事因为种种客观因素和主观因素,暂时实现不了。
奴良组第一代总大将高贵冷艳一笑:“呵,有事?是要忙着统治世界吗?这点诚意都做不到吗?阴阳师?”
安倍吉平先生:“……”
若菜:“……”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