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想换昵称好麻烦啊随便吧到字数上限了吗还没到吗快到了吧哈

冷cp爱好者
关注点永远氢气,萌点与大众偏差太多
滑头鬼之孙的晴明吹!晴明吹!晴明吹!!!【特别标注划重点】
尸系写手
挖坑的速度永远跟不上开脑洞的速度
同样也跟不上填坑的速度

师徒

#来自某位吧友关于“明月是黯的徒弟”的脑洞
#私设多到爆炸
#人物OOC现在走还来得及
#不喜请及时点❌
#are you really? go!

1
从念宗出发时,长乐关于师傅的问题让明月的思绪恍惚了一下,某只黑猫的影子又重新变得清晰起来。
啧。
明月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
让她怎么答?
——那个教会她何为“韵”的家伙可从来都不允许她称呼自己为师傅。

2
那不是什么美好的故事,只不过是在某个风和日丽看起来和平时好像没什么两样的下午,全身都罩在黑色斗篷下的黑猫叼着一串鱼丸和刚从废墟里爬出来身下还护着两只小奶猫的明月相遇了。
眸色相似的两双眼对视了一会儿,也只是一会儿,年长者率先收回了视线,抬脚准备离开,却被拽住了斗篷下摆。
那双手稚嫩无力,只需小小的韵压就可以让她放手乃至彻底抹杀其存在。
笼在兜帽阴影下的脸看起来还算年轻英俊,没什么表情,看着明月的眼神深邃不知在想些什么。
之后她得救了。
轻松地仿佛之前所经历的九死一生都只是一个笑话。

3
那是韵力。
传说中属于京剧猫的力量。
如果她也拥有这样的力量,是不是就可以保护好弟弟们了?
“你能教我学习【韵】吗?”
明月突然开口。
这是她和黑猫所说的第一句话。
黑猫救了她,扔下了水袋和包着包子的纸袋,便再次继续踏上了未完的旅途,明月犹豫了一下,带着弟弟们跟了上去。
黑猫的步伐不快也不慢,恰好维持在能让姐弟三人勉强能跟上的节奏。
夕阳落下时,一路上从未回头看过身后的黑猫点燃了篝火,姐弟三人小心翼翼地凑了过去,注意着黑猫的反应,看他是真的毫不在意,紧绷的神经才逐渐放松下来。
海王星和天王星都还只是小孩子,一路下来早已累坏了,相互依偎着进入了梦乡。明月仰头看着坐在树梢上闭目养神的黑猫,又重复了一遍。
“你能教我学习【韵】吗?”
或许这么说会让人觉得很无厘头,但在这一刻,黯觉得自己看见了【宿命】。

4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白衣的圣者多了不为人知的弟子,他微微笑着,替小猫取下头上沾有的草屑,那个时候他们谁都没有想到会走到后来这个地步。
很多年后的现在,已经成为“黯”的他看着那个女孩,鬼使神差地,他顺应了难得的想法。
——左右这具身体还能在外面再撑几年。
——即使不愿意承认,但黯还是无法反驳,孤身重新踏上这条当年修带着他走过的旅途,很无聊。
……也很孤独。

5
傀儡师在阴霾山谷外止步。
混沌翻涌,看不清谷内的情况。
很平静,平静地好像黯并不在里面。
傀儡师俯下身行礼,眼睑低垂小心敛去眼中隐晦的恨意,然后安静离去。
某处不知名的森林,黯抬眼,后退一步,轻描淡写躲过明月的杀招。
“还差的远,记住我教你的,再来。”

6
“师傅,京剧猫有十二个宗派,你属于哪个宗派?”
“我不是你师傅。”
“可你是明月姐的师傅啊?”
“我不是她师傅。”
“啊?”
“不准叫我师傅,不然把你们全部丢去喂魔物。”
“……”
黯拉了拉兜帽,语气不变:“老板,再来一份。”
天王星和海王星对视一眼,又看看桌上堆积起来的空碗,觉得再这么相处下去心里高人的形象岌岌可危。

7
“你到底是哪个宗派?”
在跟着黑猫又点亮了眼睛查看韵的技能后,明月终于还是没忍住。
即使只是听说过京剧猫的存在,传说中只能使用一种韵力的设定她还是知道的。
黑猫把凝视天空的目光勉强分了一秒给明月。
“我不是京剧猫。”
“……”即使不是京剧猫也请你尊重一下关于韵力的基本设定好吗?!
“呵,”黑猫嗤笑一声,“你对于真正的力量一无所知。”
满满的都是在看“愚凡”的眼神。
明月:……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