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想换昵称好麻烦啊随便吧到字数上限了吗还没到吗快到了吧哈

冷cp爱好者
关注点永远氢气,萌点与大众偏差太多
滑头鬼之孙的晴明吹!晴明吹!晴明吹!!!【特别标注划重点】
尸系写手
挖坑的速度永远跟不上开脑洞的速度
同样也跟不上填坑的速度

吾家有女初长成

&平行世界AU

&影莹影,隐冥云,耀戬

&人物OOC

&不喜请及时点❌



1
凌晨三点,正是该沉浸于梦乡的时候,却被一阵阵手机铃声吵醒。
如果没什么重要的事就让对面的人去死吧。
两个小时前刚出完任务连夜从外地赶回来明天还有课,就指着这几个小时好好睡一觉补充精力却还被打扰,夜凌云全身都笼罩在起床气带来的低气压里,黑着脸下了这样的决定。
“谁?”
“等会儿!你说清楚!见家长?你和谁?”
一发炸雷震得夜教授半晌没缓过来,脑子里一片空白,放下手机时还有一种“我是不是在做梦”的感觉。
好嘛这下彻底睡不着了。
翻来覆去cos了一晚的烙饼,早上接到短信时才终于确定这一切都是真的。

2
龙莹刚到夜凌云家时,还只是个小萝莉。
彼时夜凌云还不是夜教授,推开家门就看到他们妖盟常年神隐的盟主正坐在他家客厅的沙发上,要不是楼层房间号都没错,他差点儿就以为自己进错门了。
“龙族血脉,您也真不怕白送道盟一个发难的理由。”
小姑娘被安置在客厅看动画片,夜凌云和明衍进了书房处理一些大人间的问题。
小丫头身份明显不一般,脖子上半块星坠实在晃眼,想装没看见都不太可能。
星坠是每个妖族道门的象征,夜凌云自己也有一块,族灭那晚大长老挂在他脖子上,然后推他进了密道让他快逃。
半块星坠是龙族特产,青龙白龙从有历史来就谁也没服过谁,连星坠都早早一分为二,需要的时候再捏着鼻子合为一体。持有半块星坠的,除了族长就是继承人。
“白龙族已经没了,龙莹是最后的血脉。”
虽然早知道青龙白龙不和,可谁也没想到已经不和到了这种地步。明衍到的时候,偌大的龙城连街道青石地面上的血都没洗净,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混杂在湿润的海风里。男孩将女孩护在身后,海蓝色的眼眸里带着对不知名造访者的警惕,却在女孩流露出信任后放心地将人交给了明衍,颈间与龙莹相似的半块星坠若隐若现。

3
那天以后,夜凌云就告别了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美好独居生活,小孩足够懂事,他也就没什么心理压力地实行放养政策。
让手下入侵数据库给龙莹重新造了个身份,安排她转进了新的学校,又替她在妖盟法术学校报了名,提供好一日三餐,到时间了临时充当司机的角色接送往来,其他的任龙莹自由成长。
明衍从外面捡小孩回来养的习惯八辈子都改不过来,所以他手下的这些人不说有多专业,养个孩子还是不成问题的。
小孩很乖,也没让夜凌云操多少心,所以饭桌上出现的脸上带伤的龙莹时,也有些出乎意料。

4
龙莹在学校打架了。
夜凌云前段时间忙着考证件,买了药膏后就没再关注后续,小孩子嘛,谁还没个闹矛盾的时候呢?
等到龙莹班主任约他喝茶的短信发到手机上时。他才真正有些重视起来。
小姑娘低着头,看不清表情,倒是对面几个男生鼻青脸肿哭哭啼啼,陆续被家长带走。夜凌云瞅着龙莹略显狼狈的形象,诚恳地向老师表达了会好好教育小孩的想法,回家后就又在妖盟学校给龙莹报了门空手格斗的课程——对凡人使用法术有违妖盟道盟之间的契约。
“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望女成凤揠苗助长的家长。”
夜教授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平光眼镜,成功收获来自夜枭子的冷漠.JPG。
龙莹打架的原因夜凌云也找到了,是和她同班的一个女孩子,五官倒是挺清秀的,就是脸上一块胎记有些突兀。
他送龙莹回教室的时候,那女孩正在看书,看起来似乎完全不在意有人为她打架的事,可时不时投向龙莹座位隐晦的眼神却暗含焦躁关心。
嗯,确实是龙莹的座位,那少女粉书包还是夜凌云连跑了五家店才找到的。
“啧,怪胎,惹出这样的事还好意思做出这样事不关己的样子,恶心。”
“喂!有时间议论别人不如花点时间去学习,好歹还能装饰一下你比花瓶还不如的大脑。”
龙莹横眉冷对,嘴角满含不屑的笑意颇得她监护人真传。
“这算不算是‘冲冠一怒为红颜’?”
龙莹给他了个白眼,没搭话。

5
上大学以后龙莹就搬了出去,和她同居的就是初中时候的胎记女孩,对了,女孩的名字叫风影。
时间让女孩们出落得越发动人,脸上的胎记还在,却不显狰狞,习惯后居然也觉得挺好看的。
龙莹第二次被叫家长也是因为和风影一起胖揍了一群嘴巴不干净还动手动脚的男生,那次两人一起在空荡荡的办公室等监护人,看起来衣着整洁,完全不像刚刚打过架的人。
风影家似乎只有一个哥哥,夜教授和班主任的教育经都续了第三杯茶了,她哥哥的电话才打过来,因为有事来不了。
风影的神情带着点儿失落,龙莹悄悄握住她的手,眼含关切,风影回握住她,绽开一个微笑,示意自己没事,让她不用担心。
一边和班主任喝茶一边默默关注她俩的夜凌云心中一股欣慰之感油然而生。
当天在龙莹的要求下夜凌云把俩女孩都接了回去,风影哥哥那边打电话说一声就同意了,不过夜凌云总觉得电话那边的声音有些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
原本两个人住的公寓又多了时不时到访的第三人,风影高冷的外表下居然意外的贤妻良母,第一次下厨就让从小遭受夜凌云黑暗料理荼毒的龙莹成功加载上了星星眼。

6
被扔了炸弹的夜凌云恍惚了一阵,从床上爬起来,决定打电话给领导。
独愁不如众愁。
“有事?”
夜凌云学着龙莹刚才的开门见山,直接抛出主题:“龙莹谈恋爱了,明天哦不,是今天下午就要见家长。”
“部下恋爱这种事,我也不是老古板,不用和我报备。”
“对方家里据说哥嫂婶子都会去,我们这边最起码不能输了让人觉得莹莹是地里没人疼没人爱的小白菜吧。”
“呵,那你家的白菜肯定都是玻璃种翡翠的。”那边明衍想起了龙莹在大学后被监护人丢到妖盟做事为妖盟事业发展壮大添砖加瓦时,总有人按捺不住去小姑娘呆的部门走几步还不让她知道,直到龙莹成长到能独当一面时,才作罢,那段时间高层会议上鲸鲨王他们没少拿这事开玩笑。几步走到落地窗前,看着夜幕下川流不息的人群车辆往来,明衍轻笑两声,“好了,我知道了,你把时间地址发过来吧,左右我明天没事,到时候我开车去大学接你。”
“好。”
“夜凌云。”
“嗯?”
“人家是哥嫂去,我和你一起去,我们又是什么。”
“啪!”
明衍望着已经挂断的手机,没再说什么。
夜凌云像被烫到似的丢开手机,躺倒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我刚才是不是又被那个老男人撩了?
他悲伤地发现,今晚是怎么也睡不着了。

7
这世界真小。
坐在领导身边,夜凌云看着对面蓝发的龙族少年,微微一笑,道:“龙戬同学,这门课不想过了?”
夜教授开的那门课极受学生欢迎,课课座无虚席,龙戬也是学生之一。
龙戬身边坐着的风耀眉头一皱,刚想说什么却被龙戬拦下,少年不卑不亢,“教授您不是会公报私仇的人,那与您的原则相悖。”
夜凌云无话可说。
这世界真小,真的。
他当初觉得电话里风影哥哥的声音耳熟,却没想到那就是风耀。
妖盟和道盟现在关系还算融洽,可也曾有那么一段腥风血雨的过去,作为两边各自的高层,夜凌云和风耀明里暗里也对上过几回,得过利也吃过亏,难分伯仲。后来两方大佬重伤,为了防止被浑水摸鱼渔翁得利,只得休战,夜凌云在那之后转职从原来的开荒团队到现在的防御部门,和风耀见面也就少了。
谁想到他养的姑娘勾搭上的会是风耀的妹子呢?
风影的婶子——用着这个身份的道盟盟主倒是一点儿也不觉得尴尬,和明衍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成功把话题从“故人”相逢扯回到了嫁娶婚礼布置安排上,竟也十分顺利。
末了,告别的时候,夜凌云似笑非笑地盯着风耀:“莹莹叫我‘叔’,这么算来你该叫我什么?”
叫“叔”还是明衍教的,可龙莹叫明衍也是“叔”,夜凌云自觉还没老到和明衍一个辈分,让小姑娘叫他“哥”,可惜到底还是没掰回来。
风耀冷哼一声,白了他一眼,龙戬冲夜凌云点了点头,目光在他和明衍之间逡巡,明明什么也没说,却让夜凌云一僵——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这小子还有腹黑的才能呢?

8
虽然嘴上说龙莹嫁出去后自己就成了空巢老人喽,实际上那点儿距离根本不成问题,开个阵法就能立刻传送过去。
龙莹和风影的婚礼来的都是熟人,有妖盟的也有道盟的,大喜的日子没谁那么没眼色想搞事,最高级别的两位大佬和仅此与他们那一级的管理层都在一边看着呢。
对于修道之人来说,世间伦理的约束力极低,即便是两名女子成亲,对亲朋好友来说,只要她们能幸福,便不会吝惜自己的祝福。
火麟飞和胖墩儿闹着要敬酒,眼看着风影脸颊上多了绯红,龙莹冷哼一声,从她手上夺过酒杯,接着一杯一杯地喝,到最后反而是火麟飞先倒下,被狮王扶去客房休息,胖墩儿支撑不住,也被Lisa拖走。

9
生活还在继续,故事尚未完结。

end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