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想换昵称好麻烦啊随便吧到字数上限了吗还没到吗快到了吧哈

冷cp爱好者
关注点永远氢气,萌点与大众偏差太多
滑头鬼之孙的晴明吹!晴明吹!晴明吹!!!【特别标注划重点】
尸系写手
挖坑的速度永远跟不上开脑洞的速度
同样也跟不上填坑的速度

囚【一】


内脏逐渐错位的感觉并不好受,即使早就有此觉悟。

在此之前的哭号并不完全是在演戏,他二哥何等聪明的人,如果不能真正入戏,骗不了他。

他在赌。

赌二郎哪怕有伤在身也会耗费所剩不多的内力来救他。

意料之中,他赌赢了。

二郎匆匆塞了救命丹药给他,又是一阵运功,替他把错位的内脏重新归位。

三郎觉得他二哥真的挺傻的,拥有着金晶石,更是这世上唯一一个会化石大法的人,从头到尾居然也只是想着替小镜子治好眼睛。

“三弟!你怎么这么傻啊!”

他想说二哥你才是真的傻,不到一个时辰前还被他胁迫现在却还来救他。

不出所料,本来就被鼠族封了大半功力,又带着伤一路逃亡,早已是强弩之末的二郎在替他疗伤后更是连站都有些站不稳了。但他还是感觉到了他二哥心底里的庆幸,因为他没有死,因为他救了他。

扶着二郎坐下,在他运功疗伤的时候出手封住了他的穴道。

对上二郎惊诧的眼神,三郎有些想笑,可能是因为得意,也可能是因为别的什么。

你怎么还敢在我面前如此毫无防备呢?二哥你这么聪明的人为什么还会犯这种错误呢?

天空中机关翅膀划破空气呼啸而来的声音越来越近,是大郎来了。

匆匆布下陷阱,三郎便抱着二郎准备离开。

只是,人刚一入怀,他便忍不住皱眉。

这人又瘦了不少。

三郎有些后悔,后悔之前那么轻易地就放过了那些追击他二哥的鼠辈。

tbc
————————————————————————————————————————————————————————————————————————————————————————————————————————————————————————
对,你没看错,是tbc不是end,毕竟后面还有说好的囚,禁play✧٩(ˊωˋ*)و✧啦啦啦

我发誓,本篇绝对是be,毕竟三郎实在是渣的不忍直视为了野心已经彻底丧病二哥都拦不住他的那种偏执魔,三观不同所以设定上本文他一直都是单箭头,再粗也戳不动二哥的那种单箭头!

二哥对他最深的感情就是兄弟情,毕竟是亲生的兄弟,但在知道三郎杀了大哥和拿着小镜子的性命来威胁他之后估摸着兄弟情就彻底连渣都不剩了

虽然最后三郎死的时候他还是会有些伤感就是了╮( •́ω•̀ )╭

评论(5)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