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策

专注二次元同人
冷cp爱好者
关注点永远氢气,萌点与大众偏差太多
滑头鬼之孙的晴明吹!晴明吹!晴明吹!!!【特别标注划重点】
尸系写手
挖坑的速度永远跟不上开脑洞的速度
同样也跟不上填坑的速度

泽焜:

长烟一砰: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一只夜陆生(。・ω・。)ノ♡
♡送给笔耕不辍的 @商阳 太太♡

奴良陆生的快乐成长日记

£不喜慎入不喜慎入不喜慎入!!!


£本文CP晴明X若菜,鲤伴X山吹,不喜及时点X





  3
  那并不是什么友好的第一次相处。
  大约在前大阴阳师眼中,年幼的奴良陆生毫无疑问被划分到了没用的区域,是死是活也无关紧要。
  但那是若菜的孩子。
  所以他好歹还能忍着且爱屋及乌地给误入地狱的男孩加层符咒护持。
  “乖乖跟着。”
  此间为地狱,众生消亡所归之处,生者进入此地并不是什么好事,即便有幸离开,灵魂已经被浸染,只会留下终其一生都无法摆脱的梦魇,死亡反而会成为他们的解脱。
  年幼的陆生并不知道这里是哪儿,他只是打开了据说是爷爷部下送来的礼物,下意识地念出了纸条上的字,顿时就像被丢进了洗衣机一样,天旋地转后就来到了这个不同于现世的世界,刺鼻的硫磺味几乎让人没有呼吸的余地。脚下一滑,眼看就要跌进赤色的熔岩里,幸好被人及时抓住衣服后领,距离那危险的红色越来越远,一转头,正好撞进一双金色的瞳孔。
  不知名的符咒入体,好歹呼吸没那么困难了,重新双脚着地的奴良陆生抽了抽鼻子,怯生生地打量着这由简单的红与黑所构成的世界,眼看那高大的白色身影要走,犹豫了一下,一抹眼泪,迈着小短腿跟了上去。
  他不知道这里是哪儿,不知道那个人是什么人,甚至不知道接下来还会有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在等着自己,但他知道,自己得活着。只有活着,他才有可能再见到爷爷妈妈还有大宅里的大家。
  安倍晴明的速度并不快,勉强维持在一个能让陆生不会跟丢的状态,沿途恶鬼嘶吼,却无一敢越雷池一步。
  逐渐习惯了沿途所见的诡谲景象,男孩勉强平复下内心的不安,趁着晴明停下,忙一路小跑,鼓足勇气,忐忑地开口问道:“请问,这里是哪里?”
  “嘿嘿嘿嘿,居然是活人——”突然插进来的声音嘶哑,像旷野的风穿过乱石,让人无端心生一股寒意。陆生下意识地躲到男人身后,探出头来小心翼翼地看向来者。
  来者身形庞大,全身却都被黑色的不知名物质替代,无法看清,唯有那一只右眼,散发着不详的猩红光芒,毫不掩饰地直勾勾盯着陆生。
  陆生听见男人冷哼一声,那灼热的视线不甘心地收敛了一些,但时不时还是会落在陆生身上,其中的恶意几乎要溢出来了。
  “你有什么事吗,山本。”
  被称作“山本”的男人微微欠身,以示敬意,暂时放过男孩,嘶哑的声音因为某些原因透露着兴奋:“晴明大人,是否还记得我上次向您提起的计划?”
  安倍晴明不着痕迹地扫了眼正紧紧抓着自己袖袍的男孩子,点点头:“是有这么回事。”
  “哈哈哈哈,那个计划已经成功了!该死的奴良组的继承人已经被扔进地狱,现世将再无人能妨碍到我们!”
  然而安倍晴明的反应却远超出了山本的预料,只是问:“所以。”
  并没有听闻仇敌之子落入绝境后应有的快意,甚至连些微的喜悦之意都不曾流露,鎏金色双眸冷淡一如平常,像兜头浇下的一盆冷水,让山本不由得重新收敛心神,因计划成功而带来的狂喜也淡了几分。
  “所以,还请晴明大人相助,在地狱中找寻奴良陆生的下落,确保斩草除根!”
  
 ……
 ……
  
  4
  滑瓢倚靠着身后的樱花树干,一只腿随意地晃悠着,看着树下挥刀练习的男孩。
  白皙的脸庞因为长时间的练习微微泛红,即使很累却也不肯放下手中的刀去休息,他的年纪还不算大,纳豆小僧和河童首无他们在一边看的无比纠结心疼,看起来想让陆生休息的心依旧不死,只是经历了之前被陆生态度强硬的拒绝后,只能这样看着。
  啊,三代目这样上进虽然是好事,但他们也还是好心疼啊嘤嘤嘤二代目您为何去的那么早~~~
  滑瓢清楚自己孙子的个性,继承自他母亲的温柔和善良让这个孩子一度因为妖怪的“恶行”而放弃继承三代目之位,但在经历那次遇险之后,他却变了。
  虽然依旧善良温柔,但却不再逃避成为奴良组的三代目,反而主动开始接触武力,甚至会向他曾经颇为忌惮的牛鬼讨教,在做好人类奴良陆生的同时,也在为妖怪奴良陆生的绽放积蓄力量。
  滑瓢调查过,带走陆生的术式极为珍贵,近代以来极少出现,可以肯定这是针对奴良组继承人的阴谋,而他们却对幕后黑手一无所知,甚至最后连陆生是怎么回来的都不知道。
  在大宅素来受妖怪们喜爱的陆生,第一次当着众人的面,抱着若菜哭得稀里哗啦,几乎哭碎了一众人的心。无论谁问,男孩绝口不提自己遭遇了什么,却在第二天一早,敲响了奴良滑瓢的房门。
  原谅老人家第一反应是怀疑自己孙子是不是别人假扮的。
  陆生小朋友当即涨红了脸,打开探向自己额头的手,“爷爷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以前就只会逃避成为三代目的责任吗?”
  爷孙俩相对无言,滑瓢难得敛了平时的不着调,揉了揉孙子棕色的头发:“陆生,不用那么逼自己的。”
  你还是个孩子。
  “爷爷,我都知道,我都知道。”
  滑瓢叹了口气,然后一拍陆生脑门,一扫刚才的温情,“臭小子,明天开始,可不要坚持不住逃跑啊!”
  “我才不会!爷爷你等着瞧好了!”
  九岁时,陆生亲眼看着滑瓢处决了组里的叛徒,利刃切开皮肉,有血溅在陆生脸上,男孩子神情恍惚了一下,复又重新变得坚定。偷偷关注他的滑瓢不觉松了口气。
  “爷爷,不要告诉妈妈。”
  小小的男子汉这样说。
  
 ……
  
  “陆生这孩子啊。”
  若菜无奈地叹了口气,坐在她身边的男人微一挑眉,鎏金色双眸映着逐渐成长的少年的身影,不咸不淡地评价道:“还算不错。”
  若菜抿唇一笑,倒让安倍有些疑惑了:“笑什么?”
  “因为难得啊,听到你愿意用‘不错’来评价陆生。”双手覆上男人宽大袖袍下的手,冰冷的触感又一次提醒着他们生死相隔的事实,“吉平那时若是听你一句‘不错’,能高兴一天。”
  她的丈夫一直都很严格。
  安倍晴明不动声色地回握住她的手,“我会回去的。”
  “嗯,我等着。”
  “我会让吉平去奴良组提亲。”
  “嗯,我等着。”
  梦醒了,入眼是熟悉的陈设,若菜发了会儿呆,想起水镜里陆生稚嫩的小脸,不由得笑出了声,起身准备去厨房帮忙。
  哎呀呀,和爷爷“旅游”回来,那孩子一定有好多话要说,真是期待啊。
  

多年之后

☞大概就是结局后的明圭,虽然本章看起来并不是很明显

☞薛定谔的后续

☞不喜慎入

万圣阁终于还是败了。
  或许是人心向背,或许是天命难违,但终究大厦倾颓,无可挽回。
  
  
  
  1、遇故人
  时隔三年后,仍有说书人绘声绘色地向茶客们讲述楼兰古城一战。失踪的万圣阁少阁主突然复出,力抗众雄,最后却被自己一心想护的人彻底覆了局,伤了身,最后落了个命陨黄沙旧城的下场。
  “呸!这万圣阁妖人,忒不识好人心,少侠屡屡出言相劝,他倒好,全当没听见,落得如此下场,也是活该!”
  “可叹他一心护他那义父,最后那一剑却正是出自那人之手,这可恨之人,也有可怜之处。”
  “呵,这等助纣为虐的妖人,死了倒干净!”
  “要我说,那万圣阁阁主倒也真下得去手,恁得心狠手辣!”
  “谁说不是呢……”
  “……”
  “……”
  茶馆老板娘在一旁听着他们的话题一路从万圣阁妖人又讲到金陵花魁,再到三生树下论姻缘挂花笺,懒散地打了个哈欠。
  她应是长得极为好看的,只是左边面颊之上从眼角蜿蜒而下狰狞的伤疤却将原来的千种娇媚万般风情生生撕碎。有茶客失言提及此,她也浑不在意,从小二手中提过茶壶,为人续了茶水,笑骂道:“若是早几年,您这样的,可该被奴家记恨死了。”
  天色逐渐沉了下来,茶馆送走了最后一位客人,老板娘吩咐小伙计准备打烊,却又有两人踏入店门。
  老板娘微一挑眉,哟,其中一位还是熟人呢。
  让小伙计先回家去,自己亲自沏了茶,为人斟上,如今光景,也懒得作出往日姿态,随意坐到一旁的小凳上,连面上的东西都懒得维持了。
  “多日不见,少阁主可还安好?”
  仍是黑衣银发,只少去旧日遮面的半边面具与周身戾气,恰似江南水乡里养出的温润郎君,正是昔日的万圣阁少主、江湖盛传殒命楼兰的方思明。
  青年表情冷淡,一如往昔:“不劳你费心。倒是你,昔日的绝世妖姬居然甘愿在这儿偏远小镇开茶馆。”
  “哼,奴家的脸都毁了,可担不起这绝世妖姬的名头了~”老板娘——林清辉并不想在此事上多费口舌,转而将注意力放在了与方思明同行的人身上,“这位先生可是生面孔啊,少阁主,不替奴家介绍介绍吗?”
  绝世妖姬,天生媚骨,平时与人交谈便是不自觉的轻佻放荡,即使林清辉已尽量收敛,但此时说出这话时,眉梢眼角仍带着几分调戏意味。
  方思明肉眼可见地黑了脸,正欲开口,却被同伴一个眼神拦下。那人相貌生的极好,只是鬓角已染了霜雪色,眼下更添了岁月纹。若早几年遇见,也会是林清辉欣赏的那一款。
  “我们之间,还用思明介绍么?”
  确实是不用了。
  林清辉敛了笑容,“阁主。”
  传言里同样死在楼兰的万圣阁阁主。
  林清辉:传言果然都是用来骗那些刚进江湖的小崽子的!
  于林清辉而言,现在的生活她很喜欢,但如果眼前的这个男人想,这一切都必将不复存在。
  “不知阁主此来,有何吩咐?”
  朱文圭摩挲着茶杯,冷笑一声,“好一个有何吩咐,如今我有吩咐,你难不成还会继续听从不成。”
  自然是不会,林清辉不是方思明,她可没方思明那么高的觉悟。
  今日之事,怕是不能善了了。
  林清辉叹了口气,若不到最后,她也不愿动手。
  一个方思明便足以让她手忙脚乱,更遑论再添一个朱文圭在旁。
  #药丸#
  这月的工钱怕是发不下去了。
  ……
  ……
  小杜还是放心不下老板娘,中途又折返回茶馆。
  那两位客人已经走了,老板娘坐在桌旁,表情复杂得让小杜这个从小连镇子都没出过的小青年完全看不懂。
  “老板?”
  一声轻呼,唤回了林清辉不知飘到哪里去的意识,她仿佛刚刚梦醒,“小杜?”
  “老板?您没事吧?要不您先去歇歇,剩下的我来就好了。”
  “不,我没事。”林清辉揉了揉额角,深呼了一口气,她便又是茶馆里美目盼兮的老板娘了。小伙计的关心让她神色逐渐和缓下来,清楚对方不放心自己才特意折返回来看看的想法,心头微暖,愉快地决定小年轻的工钱再加一成。
  这才该是朝气蓬勃的小年轻啊!
  #一点也不好玩的方思明你退群吧!#
  “老板?刚才那两位客人您认识吗?”
  “……不认识。”
  “唉?”
  “……两个死断袖而已,想想都觉得浪费时间。”
  “老板你怎么……”知道他们是断袖的……
  “闭嘴!再多嘴就扣工钱。”
  “……哦QAQ”

  “这里……是哪里?”
  完全迥异于平安京的建筑群。
  “白晴明那家伙又做了什么!”
  鬼将立与挚友身侧,烦躁地打量着这陌生的世界。
  “这里是奴良组,你们是哪里来的妖怪!”
  少年半妖横刀于身前,对自称来自京都的妖怪冷眼戒备。
  “黑晴明大人不要吧?我才刚从那里逃出来……”
  “陆生,家里来客人了吗?是不认识的妖怪先生啊。”
  “藏匿于暗处窥测的家伙……”
  “在下只是一介路过的阴阳师。”





没错这是一个群宣,欢迎各位妖怪先生加入

代价

☞之前提过的“方朱”,就当平行世界看吧
☞文笔辣眼睛不喜请及时点❌
☞艾特我的小伙伴 @月小司 要开的车最后还是没能开出来😂




方思明踏进里屋时,朱文圭正在喝酒。
     屋外大雪纷飞,屋内铺着地龙设着小火炉,朱文圭正坐在炉边,提着酒壶往嘴里灌。方思明进来,他也不过是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
   “您不该喝酒。”
    屋内的暖意融化了方思明衣上的雪花,似乎连带着他心上的雪也消了些,颔首敛眉,收起了在外时的锋芒。他快走几步,行至朱文圭身侧,伸手探了探酒壶,指尖传来的冰冷触感让他不禁皱起了眉。
    朱文圭的身体状况近几年越发地糟糕了,上了年纪后便不能再像从前般仗着年轻体壮肆意妄为,少年时的经历在这具身体上埋下的隐患开始陆续爆发,本来就显得病态的脸色也越发苍白。
     方思明极少会悖逆“父亲”的决定,但也是“极少”。
  多不公平啊。
  他想。
  他那么在乎的人,自己却随意糟蹋自己的身体,多不公平啊。
  莫名的情绪在心底里晕开,他劈手夺过朱文圭手里的酒壶,竟是连朱文圭也一时反应不过来,眼看着青年仰头也灌了一口,然后红着眼睛看他,双眸氤氲起一层薄薄的水汽,受极了委屈似的。
  “思明,莫要胡闹。”
  看呐,他总拿这种糊弄小孩子的口气来跟你说话。
  他一直都这样!
  明明喝酒的是朱文圭,可醉了的,却像是他方思明。
  朱文圭仍坐在椅子上看着他,眼神平静一如往昔,只是朝他伸出了手。
  “思明,莫要胡闹。”
  看!他多狡猾!他明知道你不可能拒绝他的!
  朱文圭总是冷淡的,淡淡地笑,淡淡地肯定,即使让他失望了,他也只是用平常冷淡的语气让他下去领罚,方思明甚至不敬地怀疑过他的义父是不是就是一个没有心的人?
  可记忆里那些温暖也不曾作假。
  面对常青岛那位夫人时那些不自觉泄露出的情绪也不是假的。
  那为什么?待他和其他人一样呢?
  这一点儿也不公平!
  方思明由朱文圭一点一点雕琢而成,每一个眼神,任何一个举动都力求最贴合他的心意喜好。他因为朱文圭一个肯定的眼神在烈日下辛苦练功,在各大门派小心蛰伏,可在朱文圭眼里,万圣阁的这个少主是不是他方思明根本不重要?朱文圭在荒年里买下的孩子也不一定非得是他方思明。
  这一点也不公平。
  方思明想自己大概真的是醉了,这酒真烈,只是一口就让他的视野变得模糊起来了。
  如果不是醉了,他也做不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来。
  方思明没有像朱文圭预料的那般将酒壶递还给他,而是又狠狠灌了一口,然后将年长者压制在椅子上,唇对唇,一点一点将醇厚的酒液都渡给他。
  青涩而又笨拙,技巧拙劣得让朱文圭想笑,他甚至抽了点儿时间来想青年之前学的东西是不是都喂狗了。
  然后他推开了义子。
  “思明我儿,胡闹也该有个度。”
  温暖宽厚的手掌摩挲着那半边面具,最后停留在了方思明白皙的颈侧。
  “思明我儿,为父说,够了。”
  薄唇的人大抵都是薄情的。
  方思明想起点香阁里梁妈妈为“方莹”画眉时说过的话,那时他不可抑制地想起了楼下独自饮酒的薄唇男人,最后却只是妆成后朝梁妈妈欠了欠身,忐忑地步下阶梯却只闻得那人已经离开的消息。
  他总是这样。
  方思明嘴角微微上扬,他抬手握住了男人的手腕,没有退让。
  “孩儿还有用,义父会杀孩儿吗?”
  会吗?
  不会。
  不会。
  所以他微微倾身,得寸进尺地将人挟制在椅子上,指掌顺着对方手腕,覆上颈侧的手,十指交缠,仿佛情意绵绵。
  “您就当,只是让自己手下的这把刀更加忠诚付出的微不足道的代价吧。”
  “我要您。”
  年长者的决断被堵在了喉咙里,青年拒绝听到任何否定的字眼。
  这一次的吻比上次热烈了许多,方思明用实际行动表明自己学到的技巧并没有拿去喂狗。
  义父,和其他人是不一样的。
  爱是他,恨也是他,感情激烈地汇融在一起,便再也不会只单单满足于所谓的父子之情。
  不自觉地想要更多……
   方思明属于朱文圭,那为什么他就不可以在敬爱的义父大人身上刻下自己的印记?
  不敢占有的喜欢,又怎么称得上喜欢呢?

说好穷的一身正气,然而你华转眼就让师兄去连环坞打工客串龙套,社会社会|・ω・`)

假如楚留香手游剧情发生在现代……

上课的时候突然产生的脑洞,又名一句话完结整个手游剧情主线。



某著名朱姓企业家涉嫌非法监禁,警方已介入调查。
全文完结。




Hhhhh相信我避免了“身心俱废”设定没有深井冰的义父不搞事这个江湖会平静很多😂😂😂😂

【方朱】

占tag致歉
许个愿吧,如果制作组能给义父一个帅模,我就写小明X义父养父子年下,直播义父翻车现场
以上